2018香港开奖结果记录|六开彩开奖结果记录
福建商会信息联盟

【今日人物】李衔夏?昏礼

青年作家 2018-12-15 23:05:28

???精品文章 良师益友 击蓝字轻松关注


今日人物

总第283期

主办: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??



作者

本名:李鸿斌,1985年生于广东清远。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,广东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,广东省诗歌散文协会会员,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理事,清远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,清远市清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,清远市作家协会重点培养对象。中篇小说载于《都市》、《阳光?#32602;?/span>发表首部中篇即被《小说选刊》转载并获封面推介及卷首语整段褒评;短篇小说载于《延河》、《小说林》、《山东文学》等刊;组诗载于《诗刊》、《诗选刊》、《山花》等刊;散文诗载于《散文诗》、《散文诗世界》等刊,在省级以上刊物累?#21697;?#34920;文学作品20万字以上。著有36万字长篇小说《人类沉默史》。


昏礼


文 / 李衔夏

?

1

从一个婚宴出来,天已然黑?#31119;?#25105;闯入一家咖啡馆,灯光柔和、情调浪漫、顾客稀少得刚好。靠窗的位置能看到雨中的街景,湿滑的路面像一面不断被?#30431;?#30340;镜子,来往的车辆和行人提醒着我:成为一棵植物是奢侈的。我解开皮筋,让及腋的长发像瀑?#23478;?#26679;泻下来,原本顺直的线条经捆绑后有?#35828;?#24615;的波浪,安静的我释放出一丝淡淡的妩媚。

我拨了一通电话给好姐妹简樱,半小时后她出现在对座上。




简樱来到前曾有两个男人过来搭讪,被我巧妙地拒绝了,其中一个长得很精致,我的心轻微悸动了一下,在我认识的众多男人里,能用精致来形容的可谓凤毛麟角。换作平时,我一定会在眼角和嘴角流露出?#29992;?#30340;许可,好歹也在人世徜徉过四十五度春秋了,对付男人多少还是有点经验的。?#19997;蹋?#24590;么都提不起兴致,索性在片刻的孤寂中享受浮想的惬意吧。

咖啡馆的门砰然打开,所有人的头都从沉浸?#20449;?#21521;门口。简樱狼狈地收起伞,用力跺脚,甩掉小腿?#36879;?#36319;鞋上的大颗水珠。她一边走向我一边旁若无人地大声埋怨:卫心,好日子见不着你人影,偏挑这种鬼天气约我。我淡定地笑道:你那夫君把你疼作宝,三天两头制造浪漫惊喜,?#20197;?#25954;有事没事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啊。

简樱用掉整包纸巾仍未擦干身上的水迹:我可不介意多一个电灯泡哈,两口子老呆在黑暗房间多难自制哦,会很累的。我当然知?#28010;?#35828;的累是什么意?#36857;?#25735;撇嘴道:少在我们这种单身者面前秀恩爱,我受不了。

切,?#19968;?#32673;慕你呢,我们名花有主的人只能在一棵树上吊死,你长这么漂亮,又无牵无绊,一大片森林享用不尽啊。

别挖苦我了,女人四十烂茶渣,越来越没市场咯。

萌生悔意了吧,当年你就不?#23194;敲?#20915;绝,女人啊,终归敌不过时间的,要在最好的时候把握住?#26494;?/span>

最了解我的人是简樱,她确实戳中?#23435;?#30340;痛处,但?#19968;?#26159;矢口否认了。我不愿意承认?#32422;?#30340;软弱。大概从四十岁起,我开始厌倦?#35828;?#32418;酒绿的自由生活,脊梁骨经常滋生阵阵寒意,从前,酒可以给我温暖、夜可以给我光明,最近几年无效了,我一直鄙夷的家?#38383;?#25509;了这两项功能。

严格意义上说,我并非独身,有一个儿子陪我同住。陈孑然继承?#23435;?#29420;立自主的个性,虽然年仅十五岁,但生活上、学习上从来不需要?#33402;?#20010;当妈的过多劳神操心。因为交流不多,我对陈孑然了解很少,有一次他对着我发火:在这个世界上,你关心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你?#32422;海?#37027;一刻,我的心像椰子被一刀劈开,来不及痛却已浆液狂喷。面对从我身上掉出来、如今早已高过我重过我的这块肉,我点不着一丝怒火,与生俱来的孤傲顷刻间?#28010;?/span>

简樱打?#34900;?#30340;沉?#36857;?#24590;么啦,也不主动交代今晚约?#39029;?#26469;的原因?

就想见见你。

男人见多了,想换换口味?

对话的氛围确实是很重要的。话到嘴边,经她这么一调侃,咕的一声咽回去了。我掏出女式香烟,?#32422;?#20808;叼一根,再丢一根给简樱,承接她的话题:说起换口味,你尝尝?#33402;?#27454;新的。简樱点?#36857;?#28145;深吸一口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突然耷拉,搓到烟?#33099;?#37324;摁灭,嘴里呸呸呸个不停:妈的,好好的薄荷味不要,你换什么芥末味啊,有够重口味的啊!

姐不走寻常路。

你啊,就是太自我了。当年……

别老提当年行吧。

简樱并没有理我,径直自说自话: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?婚姻是女人的宗教。

我开始留意咖啡馆的环?#22330;?#22696;绿主色调配以烫金丝边,在橘黄的灯光下,释放出一种低调的华丽。时间滑向午夜,顾客渐渐多起来,耳畔萦绕着?#22836;直?#30340;?#26494;?#21548;不清内容、听得清情绪,让人痒痒的,想挠又不知挠哪儿。手中的瓷杯温润细滑,映衬着我脱水微皱的皮肤,我能听到青色的血管里液体流动的哗哗。我点的是蓝山咖啡。?#19997;蹋?#25105;看见咖啡的泡沫漩涡上真的悬浮着一座幽蓝的灵山。

简樱续道:婚姻是女人的精神信仰和灵魂归宿。

从实招来,我妈又给什么好处你了……

我知道这晚是?#21363;?#22905;了。我们瞎聊近两个小时,?#25512;?#33391;母的简樱先走,?#20197;?#29420;坐了半小时。那个很精致的男人再一次过来,说留意?#23435;?#19968;晚上,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钻石一样的?#24039;恕?#25105;被这个比喻打动了,同时也欣赏他锲而不舍的勇气,正巧,?#33402;释?#29992;一场激情消解掉体内小?#23396;?#25758;的阴郁思绪,没聊多久我俩就一起躺在了酒店的洁白大床上。我?#19981;?#20182;的眉毛,像两把直插云霄的剑,我暗暗思忖能与之匹配的剑鞘的样式。

等?#39038;?#24178;得差不多,我问道:你会娶我吗?

他一愣,定定地望着我。

跟你开玩笑啦!

他才开始有了笑容,也打趣道: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,就要我娶你。

哪用名字的,夫妻之间不都用老公老婆互称吗。

也对哦,不过我可不这?#38383;?#21628;我老婆。

那你怎?#38383;?#21628;?

喂。

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他有点惊愕和慌张,一个劲地把我往他怀里塞。他抱得我很痛,但我感激他,他没问我哭泣的原因。我?#30431;?#21898;我老婆,他如实照办,为?#23435;?#23558;永远记?#30431;?#26377;?#39034;?#23377;然之后,我从不在外面过夜,再晚?#23478;?#22238;家,他十岁之后就不再需要我哄他睡觉了,但我希望他每天清晨醒来都能第一时间见到妈妈。因此,冲完澡后我?#36879;?#37027;个男人永别了。

那个男人对我表示?#34892;唬?#35874;谢你把?#32422;?#32473;?#23435;摇?/span>

我老大不高兴了:从生理行为上看,女人没什么给男人的,倒是男人把精华贡献给了女人,因此,应该是你给?#23435;遥?/span>

他呵呵笑道:?#36828;远裕?#32769;婆永远是最正确的。

老公——!

?

2

距离更年期没几年了,卫心作出决定后,反复对?#32422;?#35828;:一把年纪了,结个婚算什么,咱不能办得太矫情了。最终却事与愿违。卫心思前想后,最理想的对象莫过于陈秒,年龄、性格、婚姻状况都合适,?#32422;?#20063;确实爱过,最关键的是,他是陈孑然的生?#28014;?#22240;为陈孑然的?#20498;剩?#20004;人隔三岔五会见个面,天气或心情好?#34987;?#20250;有亲密关系,卫心的屋里还留?#39034;?#31186;的房间,多年前陈秒就提出过长居的建议,几次都被卫心拒绝了:小聚欢迎,落户就免了,那跟结婚有啥区别!

早在少女时期,卫心就是一名坚定的不婚主义者。

理由很简单:父母的影响。

父亲提出离婚时正好就是卫心现在这个年龄。那时,在银行工作的父亲风华正茂,身边不乏年轻漂亮的女孩,渐渐厌倦?#23435;?#24515;母亲那张日益发黄的?#22330;?#21355;心母?#23383;?#20110;同意了,但卫心的奶奶却坚决反对,说她这辈子只认一个媳妇,那就是卫心的妈妈。卫心父亲甚至跪求答应,卫心奶奶不为所动,坐下来继续夹?#39034;?#39277;,完了撂下一句话:如果你执意离婚,我当少了一个儿子,多一个女儿。

话到这份上,婚自然是离不成的了。父亲母亲从此成了同一屋檐下的陌路人。这对人格成型期的卫心影响不可谓不大,为此,卫心离家出走过几次,躲进?#20260;?#36718;换的男友们的怀里。

陈秒算是第十任之后用省略号取代的那种。

卫心在二十岁时认识陈秒,到三十岁时是横跨了整整十年。她被他的真诚和坚持所打动。母亲老劝她结婚,说不想看到她老来孤苦伶仃一个人。为了堵住母亲的嘴,卫心决定生一个孩子。当年她天真地?#34900;?#27809;有结婚就没有矛盾,没有矛盾就不会影响孩子。和十五年后准备结婚时所想到的人选一样,卫心?#39564;?#27012;枝抛给?#39034;?#31186;。

他们之前也并?#25970;?#26377;过亲密接触,但怀孕的过程却不如想象中简单。他们努力了大半年,甚至像一些老夫老妻一样?#21830;?#20986;没于官方医院、民间医庐,大碗中药、小把西药一股脑子往嘴里倒。儿子出生后,卫心对?#32422;?#36319;陈秒的关系掌控自如,疏密有度,节奏感强。她倒不?#36828;?#23376;隐瞒生父的身份,见面时让儿子喊陈秒作爸爸。她让儿子跟陈秒姓陈,取名孑然,寓意孑然一身,潇洒自?#20254;?/span>

我不会耽误你的幸福,遇到?#19981;?#30340;女孩就结婚吧。

我会一直等你,十年,二十年,甚至永远,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向往一个温暖的怀抱、一个温馨的家。

对不起,这些我都有了,孑然就是最温暖的怀抱,我的心就是灵魂最温馨的家。

卫心如今回想起这些决绝的对白,不免一阵火烧?#22330;?#38472;秒绝对不是那种疯狂浪漫的爱人,他腼腆、细腻、温柔,恰是这种人,才具有细水长流的品?#30465;?#21355;心的母亲虽然不?#19981;?#38472;秒,但为了?#38597;?#20799;嫁出去,最终?#39038;?#19979;跟陈秒缔结联盟,合作过一些?#22902;?#30340;闹剧,在这中间,自然也少不了简樱的掺和。卫心和陈秒发生关系还是他们三人配合的结果,简樱单独约卫心,把她灌醉,送回家,卫心母亲放陈秒进屋,制造房间里的二人世界。这生?#23383;?#25104;熟饭的计划?#26149;?#30053;?#23435;?#24515;作为一个现代女性的丰富情感经历,一次两次坦诚相见根本不算什么,压根改变不?#23435;?#24515;的铁律,倒是从此?#30001;盍宋?#24515;和陈秒的关系,两人摩擦生热的次数渐渐多起来了。在有陈孑然之前,卫心想过狠心一点,断掉彼?#35828;那?#23494;,这就不会给陈秒继续等待的希望,不至于耽搁陈秒一生。生陈孑然倒不是卫心的自私作祟,矫情一点说也许是感动。作为一份礼物吧,?#34892;?#20182;的爱,尽管?#32422;?#36824;是把这份礼物留在?#26494;?#36793;,但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已珍藏在陈秒的心里。

陈秒很疼爱陈孑然。十年前的陈秒不像现在,奔驰进、宝马出。当年他只是一个赤手空拳、两袖清风的小伙,但只要是陈孑然?#19981;?#30340;,他借钱都会买下来。卫心不知道是?#32422;?#29031;顾不好还是家里的饭菜不够营养,陈孑然在三到五岁?#26412;?#24120;生病,那几年,陈秒干脆住在卫心家里,上班之余悉心照料他们母子,熬得眼珠爬满红虫、眼圈酷似熊猫。卫心也够铁石心肠的,等陈孑然身体慢慢?#21040;。?#22905;便把陈秒轰出了家门,理由仍然是:?#30830;?#21512;法夫妻,不该非法同居。

稍稍开?#32423;?#20107;的陈孑然曾经问过她:妈妈,为什?#31383;?#29240;很少跟我们一起住?

因为爸爸和妈妈没结婚啊。

结婚是什么?

结婚就是用一张纸把两个人的心捆绑起来。

一张纸?不会断吗?

嗯,孑然真聪明,纸一撕就断了,所以爸?#33268;?#22920;干脆不结婚。

那我可以跟妈妈结婚吗?我想试试怎?#31383;?#20303;我们的心。

傻孩子,妈妈说的两个人是指男人和女人,你还小,只能算?#27899;ⅲ?#36824;不能结婚。

过了一段时间,陈孑然又问卫心:妈妈,我听同学说,只有和尚和尼姑是不结婚的。

胡说,还有太监呢。

太监是什么?

等你长大就知道了。

那妈妈,你是尼姑吗?

你喜不?#19981;?#22920;妈的头发?

?#19981;丁?/span>

尼姑?#25970;?#22836;发的,你想妈妈剃光头吗?

我不?#19981;?#23612;姑,妈妈不是尼姑!

?

3

我想了好些地点,最终敲定在家里。周末晚上,我给?#39034;?#23377;然五张百元大钞,?#30431;?#20026;了妈妈的幸福,别在凌晨零点前回家。我把陈秒约过来,借口是谈?#20184;?#23376;的事,他很紧张,进门的时候眼神里充满?#23435;?#21495;。随即,被眼前的景象惊呆。三根红烛把屋子映照得妩媚,一大桌的菜飘溢着浓香。普通是普通,但重点是出自冷若冰霜、不食人间烟火的我之手。细碎的问号合成一大个,从陈秒嘴里吹出来:陈孑然……呢?

我知?#28010;?#20013;间犹豫的部分其实是想了很多种可能,比如打架、早恋、零分、开除等等,因不敢确定又无法相信而成为了一阵支吾。我快活地说:他玩去了。

当年陈秒就是这么紧张我的,这一刻我感觉到,有一个人疼,真好。?#38498;?#20013;浮现十几年前陈秒求婚的景象。他年轻时是个极品害羞男,说话轻声细气的,?#19981;?#38544;在人群的森林里,一旦置于关注的目光中,他便腾地面红耳赤。我难以想象他能当着上万人的面手捧?#20498;濉?#21333;膝下跪、大声吼出嫁给我吧四个字。那是在我单位的楼下,城中央最?#34987;?#30340;广场,很多同事事后跟我说,我的脸红得比陈秒还快。那是夏天的正午,阳光当头照下来,人都看不着?#32422;?#30340;影子,环顾四周,密密麻麻的人,数不清的眼睛闪闪发光,像钻石、像?#20999;恰?#25105;直感觉整个世界白茫茫、亮?#20301;?#19968;片,身体轻飘飘地摇着。

说实话,那一刻?#33402;?#26377;说出?#20197;?#24847;的冲动。

身旁的简樱推?#23435;?#19968;把,我知?#28010;?#30340;意思是催促我答应,但那一下子推醒?#23435;遥页?#21518;一?#21073;?#20320;是第一个向我求婚的人,我会因此永远记得你,但同时,我也永远不可能答应你!

陈秒坐下来正准备开吃,我摁了一下遥控,音响幽然传出一段华尔?#20219;?#26354;。

陈孑然真的没事吧?

能有什么事,跟同学踢?#39592;?#21435;了。

那你约?#33402;?#20040;急?

?#20184;?#23376;的事,一定要儿子在场吗?

这么说他还是有事,快说。

不急,先干一杯。

我都佩服?#32422;?#30340;耐心。其实我并没有撒谎,说?#20184;?#23376;的事也是对的,陈秒是陈孑然的生?#31119;?#25105;跟陈秒结婚难道不算儿子的幸福和未来吗?陈孑然跟我说过好?#21103;椋?#24076;望能名正言?#36710;?#26377;个爸爸,否则在班里、在老师和同学面前都抬不起头,他需要一个合法的父?#20303;?#22914;果我提出想法,陈秒一定是蹦起来的,毕竟等了这么多年,也许是他?#26494;?#26368;大的梦想,而且是早已心灰意冷的梦想。按理说,一直都是他主动,?#19968;顾?#19968;个主动也不是什么问题,但我毕竟是女人,由我提出会不会太唐突。是不是该用点技巧暗?#26223;?#31034;?

越想我就越激动。说来奇怪,我确实有点?#19981;?#38472;秒,但也没感觉有多爱他,多年来他已成为我的一种习惯,属于生活的调剂品。但自从我把他选定为结婚对象之后,看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的,我?#36335;?#38519;进去了,开始有点无法自拔。

陈秒也确实够笨的,如果说红烛、大餐、舞曲?#39038;?#27491;常,那香水、高跟鞋、蕾丝吊带睡衣已不可谓不直白了吧。过去啥时候会有这样的招待啊。他是一门心思往儿子的祸?#26494;?#25166;,花式越离奇,他越恐惧。难道真要我说出口吗?

两个人解决掉三瓶红酒,我脱掉外套,露出蕾丝吊带睡衣。可能是微醺的?#20498;剩?#38472;秒的眼神有了异?#30465;?#25105;们就着旋?#21830;?#36523;跳舞,压根不懂华尔兹,只是胡乱的摇摆身体,感觉彼?#35828;?#23384;在。我有点小?#23396;?#25758;,头埋在他深如海洋的怀里。我很自然地举起双手,他会意地从下而上地褪去我的睡衣,不知他是否会惊讶,睡衣下面并没有丝物。

他示意我们进房,按照我的提议,他把?#24050;?#20498;在陈孑然的小床上。

手伸进我的丁字裤内温柔地摩挲,我快活地惊叫了一声,继而?#25970;?#32034;着为他脱去残留在身上的衣物。?#34892;?#20182;,并未因为害怕打扰邻居而制止我缠绵的呻吟,我的兴致得以一路攀升,竟然在他只用手的情况下?#25191;?#20102;高?#34180;?#37027;一刻我并没有多少快感,只是感觉他的手像一块烧红的烙铁。心想:惨了,只听说男人有阳痿,难不成女人也有阴痿?哎,干嘛这么激动啊,羞死人了。

对不起,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。

怎么办?我好憋哦。

没事,进来吧,我们继续。

你真的?#26032;穡?/span>

?#23567;?#21834;、啊、啊,好痛,好麻,不行了,下面好虚弱的。

……

对不起——

本来我想用手帮他解决,但他已利索地落地,赤着脚,噔噔噔跑进厕所里自行解决去了。望着陈秒躬身的背影,我突然觉得很落寞。这个男人已不再需要我。

?#20154;?#20986;来,我已吸掉半支芥末香烟,呛出大颗大颗的热泪。我跟他赤裸?#24403;В?#25380;在这张一米二的小床上。今晚的气氛真的不对,我决定忍一忍。我只记得后来我说了很多话,喋喋不休,回首往事,天南地?#34180;?#38472;秒只是默默听着,不时报以淡淡微笑。时间像被一头饥饿的母狼大口大口啃着。

我要结婚了。

我一下子没听清陈秒突然冒出来的那句话,?#31168;?#38388;?#36335;?#26159;:我们结婚吧。

他又重复了一遍:我要结婚了。

哦,和谁?

我那个秘书,你见过的。

我想起来了,她似乎跟你很久了。

是啊,孑然长大了,我比不得你的铁石心肠,是该给个名分她了。

恭喜你,她这么年轻这么漂亮。

是啊,很像当年的你。

……

本来还没准备好跟你说的,但现在正好只有我们两个,择日不如撞日吧。方便的话,希望你能参加我的婚宴。

一定去,什么时候?

这个月的十五号。

我跟陈孑然说还是你说?

他还小,不去为好。

?

4

陈秒的婚宴异常盛大隆重,整间酒店都包下来了,?#36335;?#35201;把这些年郁积胸中的全部恶气一股脑子吐出。去之前卫心曾认真?#24760;?#36807;着装问题,最终放弃了晚礼服,选择T恤牛仔裤,扎个简单的马尾,这样能使?#32422;?#30475;起来更年轻活力一些。

新郎新娘候在门外,卫心得体地说了几句祝福话。新娘的婚纱太严实了,换作卫心一定会选择中门大开?#20572;?#25243;出那条深不见底的沟壑让人往里跳。陈秒上下扫视?#23435;?#24515;一眼,?#25104;?#28014;现一瞬奇怪的表情,继而把卫心引向主礼席。跟在他?#24039;?#21518;,卫心留意到新娘挽着陈秒的手加重了几下力道,裸露的肘关节凸显出紧绷的筋脉。

一晃神,差点踩到新娘那条两米长的纱裙。

坐下来后,卫心全程都没再说一句话。耳畔不时传来交头接耳的声音,有些人谈论着老夫少妻问题,有些人赞许男才女貌,更有意思的是,有些人猜想陈秒已是二婚、三婚,新娘是奉子成婚、西宫扶正。卫心还真的盯着新娘的肚子仔细观察了许久,但婚纱太蓬松了,啥都看不出来。

大?#32842;?#19978;循环播放着婚纱照,那种似吻未吻的定格令人浮想联翩,虽然整体比较生涩僵硬,但从?#20449;?#20027;角对视的眼神能看出,彼此是有对方的,能读到他们心灵互通的语言。

婚礼主持调侃着两位新人,?#30431;?#20204;互诉爱意、合卺交杯、深情拥?#24688;?#26368;后是新郎的爱情宣言,曾经?#25970;?#33148;腆害羞的陈秒居然能淡定从容地脱稿?#19981;?#20102;,卫心忽然觉得?#32422;?#36319;陈秒已隔得天南地?#34180;?#23665;长水远,尽管她就坐在一?#34903;?#36965;的主礼席上。

新人敬酒从主礼席开?#36857;?#24685;喜的话已说得够多了,何必太虚伪,卫心索性只是点头微笑,围着敬酒的人很多,卫心的杯子插不进去,在半空停了一会,回向?#32422;?#30340;嘴,昂首而尽。一道闪电劈进心头,卫心突然害怕跟陈秒碰杯,那玻璃碰响的清脆声?#36335;?#26159;心碎一地,那酒水晃荡的?#26494;?#25551;摹着一个人漂浮在无边无际的海洋,永远无法靠?#19969;?#36825;一?#24067;洌?#21355;心不禁设想:如果?#32422;?#20808;一步说出口,?#19997;?#30340;新娘会不会是?#32422;海?/span>

陈秒和新娘?#25735;?#21040;第二桌敬酒,卫心的任务业已完成。从婚宴出来,天已然黑?#31119;?#32454;雨飘扬,卫心闯入一家咖啡馆,拨了一通电话给好姐妹简樱。

?

5

陈孑然的死是我和陈秒始?#34900;?#21450;的。婚礼后,陈孑然才得知父亲的婚讯。是陈秒说的,可见这个我已?#27807;资?#21435;的男人?#39038;?#26377;些担当。旁听的我尽量保持微笑,不显露内心的愁绪。陈孑然低着头,一言不发,我有个错觉,?#36335;?#30475;见他全身皮肤上的细毛在风中颤摆。半小时后,陈孑然突然起身,扭头冲出了家门。我和陈秒都?#23545;?#21407;地,久久未能缓过神来。

我一生都在小心地避开那个刻?#25970;?#24515;的陷阱,没成想历史最终还是重演了。

陈孑然和当年的我一样,愤慨地离家出走。我甚至能想象到,那几个露水昏沉的日夜,陈孑然一头扎进女人和酒水里,狂?#25671;⒒妹穡?/span>

其实我应该想到,陈孑然的基因里有我的狭隘与决绝。?#39029;腥衔?#30095;忽了,我饶有经验地?#34900;?#38472;孑然气消了、钱没了就会回来,那几天只是?#25376;?#22320;做着该做的事。陈秒按原定计划跟新婚妻子?#35753;?#26376;去了。接到不知是医院还是派出所的电话时我的脑袋才?#35828;?#19968;下炸响。晚上九点钟左?#36965;?#38472;孑然横穿马路时被一辆疾驰的大卡车轰然撞?#20254;?/span>

事后,目击者对警方说,陈孑然等红绿灯时低着头,神情?#31168;保?#31361;然抬眼?#27785;?#19968;下还没转换的红灯,又迅速恢复麻木的表情,但脚下却启动了,平缓匀称地走进斑马线区域。城里晚上八点后禁?#22815;?#36710;通行,那辆赶着出城的大卡车来不及刹停,等路人们?#20174;?#36807;来,陈孑然已经落在十?#35813;?#24320;外的柏油路面上。

警方向我了解完陈孑然的近况后,作出结论:基本判断是交通意外,但不排除自杀可能。

我一下子懵了,这算什么结论啊,究竟是意外还是自?#20445;?#24471;知消息后,陈秒深深自责,他说:不管真相如何,就算是意外,那也是他的刺激导致?#39034;?#23377;然的丢魂。

陈孑然还是够?#39184;?#30340;,并未当场咽气。在医院里整整抢救了八小时。那时,陈秒已从千里之外飞回来了。

手术室的门咯吱打开,出来一个护士,那一刻,?#33402;?#30340;觉得见到了从天而降拯救众生的白衣天使。但她却过来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话:病人快不行了,你们快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。我被两个快字吓到了,要做到快已经要拼命了,两倍的快要如何实现。穿着高跟鞋的我噗地一下摔倒,脚崴了。陈秒像抱新娘一样横抱起我,?#35785;诉说?#20914;进手术?#25671;?#21307;院天花板的白灯在我头顶接力交替,像天堂咧开一线门,里头溢出绵软、轻柔、透明的光亮,抚人安宁。

陈孑然用最后一口气说出了最后一句话?#21898;幀?#22920;……?#33402;?#19968;生最——大的心……?#31119;?#23601;——就是参——加……你——你们的……婚——礼……

?


6

卫心终于要结婚了。按照当地民?#31069;?#23130;礼本应在?#34900;?#36827;行,但卫心的母亲坚持把婚礼的时间定在黄昏。她说请教了一位大师,大师说,婚礼古称昏礼,取义黄昏嫁娶之礼。黄昏是一天中阴阳交替有渐的时候,寓意新婚?#20449;?#20132;融和睦。喜帖、装潢上全用昏礼二字,卫心很不?#19981;?#36825;个昏字,昏?#30465;?#26127;沉、昏暗、昏迷、昏乱……没一个好词,每瞥见一次都觉得触目惊心。但想深一层,?#32422;?#36825;场婚礼本?#25512;?#24618;,倒也符合阴阳之理。新郎不是别人,正是陈秒。为了完成儿子陈孑然的?#26049;福?#38472;秒决定跟卫心举行一场?#21413;?#30340;婚礼,为了让儿子参?#27185;?#23130;礼就安排在陈孑然的丧礼上。及此,昏礼又多了两重意义:阴阳相隔、红白呼应。

陈秒穿着黑色西装,卫心身披白色婚纱。当日的照片上,礼堂只有?#34903;?#39068;色,一群人?#36335;?#22238;到了过去的年代,黑?#25758;?#33579;,纯净?#24039;恕?/span>

值得一提的还有卫心的婚纱,并不符合她的性格,比陈秒的秘书妻子更严实,?#30452;?#37117;套了袖纱,只裸露一张比婚纱还白的?#22330;?/span>

主意是陈秒拿的,卫心不禁惊奇,继而是深深感动。她选择配?#24076;?#20294;仅仅是配合而已,她感受不到陈秒的爱,同时?#32422;?#30340;心里也已缺失了爱。

这是一场无爱的昏礼。

?#38383;?#31186;的要求,平躺在纸棺里的陈孑然被化妆成伴郎的模样,西装和衬衣熨烫?#30431;?#28369;无皱。入殓师的工艺真是?#35828;茫?#20043;前陈孑然的左边太阳穴位置被车撞出了一块巴掌大的淤血区,?#19997;?#31455;完全看不出来,像自然死亡一样面色匀称、安祥。这样的婚礼,本来卫心不想安排伴娘的,但简樱得知他们的计划后感动涕零,死活要当这个伴娘,要挟说,不?#30431;本?#32477;交。

卫心和陈秒流着泪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仪式,在场见证的亲友也掩?#36710;?#21495;。一部?#26494;?#21512;成的?#31361;喊?#23130;礼进行曲。

给长辈敬完茶后,增加了一个环节,给儿子陈孑然敬茶,因为死者为大。主持人高声喊道:新郎敬茶。陈秒双手举杯,慢慢?#24853;?#22312;纸棺前的地上。主持人续喊:新娘敬茶。卫心跟着做同样的动作,抬头时不禁望了儿子一眼,内心唏嘘不已,这些年?#32422;憾远?#23376;真是关心太少,如今已再?#25442;?#20250;。她太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了,上天?#22836;?#22905;,着实给她一个完完全全的一个人的世界。?#19997;蹋?#20869;心有个声音在跟静躺的陈孑然对话。只听陈孑然问道:妈妈,我看到了,谢谢你们。

是妈妈对不起你,当年就不该过分偏激。

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,不要哭,应该多笑一点,妈妈笑才好看。

……!

我觉得这样也不错,很少有孩子能见证?#33268;?#30340;婚礼,我算是?#20197;说?#23569;数人之一。

?#25970;矗?#24456;少有父母无法见证儿子的婚礼,我算不算是悲哀的少数人之一?

妈,不用担心我,在那边我会努力找个老婆,像妈妈一样漂亮的女孩。

好,好,到时一定要通知爸?#33268;?#22920;。

一定!对了,我有个请求。

什么?

能否在你和爸爸的结婚证上?#29943;衔?#30340;名字。

傻孩子,结婚证哪有写三个名字的。

陵园太孤清了,我想永远跟在你?#24039;?#36793;,你们的结婚证就是我的移动?#36129;?/span>

妈答应你。

妈妈,你们会给我生个弟弟吗?

妈都快五十了,生不了啦。

尝试一下吧,我会在天上保佑你的。小时候你跟我讲故事,说鬼是可以?#30701;?#30340;,我希望你生弟弟的时候,我可以再次投进你的肚子里,这样,我们一家三口又能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。

按照当地民?#31069;?#20007;礼上要请三个?#34900;?#20332;口念经文超度亡魂。这?#34900;?#20332;啊比较奇怪,是穿道?#39063;邸?#24565;佛家语的人。?#34900;蓿?#23601;是皈依、致敬的意思。?#34900;蘩心?#21480;?#34900;?#26102;,手里拿着的又是道教的八卦镜。这?#25970;?#38388;的道佛合一,可见平凡人都有一个求全盼齐的完?#28866;巍D衔?#20332;的声音又沉?#32622;埽?#21355;心压根听不清,只是不时听到?#34900;?#20108;字,也不是?#32422;何?#19968;熟悉的?#34900;?#38463;弥陀佛。她内心闪现一个唐突的想法:我儿子又不信佛,我们家都不信佛,干嘛?#34900;?#25105;儿子,我儿子死后可不想当和尚,他刚刚还跟我说,要娶个老婆呢。

忽然,卫心想明白了,这不是为陈孑然念的,是为她念的。她今生认定不婚,说不定前世是个尼姑。?#19997;蹋?#22905;不是在出嫁,而是在出家。

忽然,卫心产生了错觉:这不是陈孑然的丧礼,而是她的。

——埋葬她的爱情、哀悼她的?#26494;?/span>

一阵风吹来,卫心感觉?#25104;?#32039;绷干?#20572;?#20284;乎刚才的两道泪河已经断流。难道体内的悲伤已经全部排清?环顾四周,人头簇拥,黑压压一片,一些人泪流满面,一些?#26494;?#24773;肃穆,连成一面黑色的铁?#20581;?#20182;们基本不认识陈孑然,因此基本不是出于哀伤,偶有容易感动者,但更多的应该是,在他们心里,觉得在适当的场合应该做适当的事情。这些年,卫心阅人无数,但保持长久关系的,寥寥无?#28014;?#22312;场大多数面孔她都感觉陌生,几乎都是陈秒的朋友,她再次唏嘘,?#19997;?#19982;?#32422;?#25191;手的这个男人,比旁观者更陌生。

陈秒先生,你是否愿意娶你面前这位美丽可爱温柔?#31361;?/span>的卫心小姐为你的妻子?无论健康与疾病,无论?#32922;?#19982;?#36824;螅?#26080;论顺境还是逆?#24120;?#30452;到永远,你愿意吗?

?#20197;?#24847;。

卫心小姐,你是否愿意嫁给你面前这位帅气潇洒、稳重大气的陈秒先生为你的丈夫?无论健康与疾病,无论?#32922;?#19982;?#36824;螅?#26080;论顺境还是逆?#24120;?#30452;到永远。你愿意吗?

老天啊,我不信佛教你念佛经就算了,我不信基督教,你又问什么基督话啊!我的心灵有这?#31383;?#33039;污秽吗!要你用这么多个宗教来超度我!跟你说吧,姐我不愿意!

说罢,卫心扯掉头纱,转身冲出了礼?#33579;?#30041;下满?#32501;聊?#32467;舌的亲友,和陈秒回荡在高阔屋顶的那半句:卫心,你……

事后深?#36857;?#21355;心着实?#34892;?#36825;几个宗教,她的反抗,恰是它们?#25442;?#24515;灵的体现。

从聚拢的人群中穿过时,卫心眼尾余光瞥见了一张苍白的面?#31069;?#19978;面镶嵌着两枚冰球,寒光锋利地直刺过来。卫心?#23490;?#30340;速度太快了,根本没有看清,印象中那一抹煞白跟周围的黯黑形成了鲜明的?#21592;齲?#38750;常耀眼。她突然想起一个人。脚下的风更?#35813;?#20102;,她相信,只要给她一双翅膀,她一定可以飞起来,?#25191;?#37027;片水雾曼妙的开阔地。

(完)


本文刊于?#30563;?#27827;文学?#32602;?#22269;家电力集?#29275;?#21407;电力部主管)2016年第3期。


?#26223;?#26435;声明:原创作品,欢迎转载,转载时请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,谢谢】


    本期编辑 | 晓寒 楠?#23613; ⊥计?#26469;源于网络      

广州,是广东省省会,国际大都市,国家三大综合性门户城市之一,与?#26412;?#19978;海并称“北上广?#20445;?#20139;?#23567;?#21315;年商都”和“第三世界首都”等?#28889;?/span>

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,立足广州、面向广东、辐射全国,由青年作家和文学爱好者自愿组成的学术性、非营利性社会团体,法人资格证书编号为?#33655;?#35777;字第4401001045号。协会实行“大众化服务、精英化会员”方针,积极构建一支门类齐全、结构合理、梯次?#32622;鰲?#32032;质优良的青年作家队伍,服务会员,服务文化,服务社会,服务政府。

【今日人物?#23380;ɡ刚?#25991;

请惠赐——3-6篇个人作品,60-200字个人简介,2-3张清晰个人相片,发送到邮箱[email protected]谢谢



Copyright ? 福建商会信息联盟@2017
2018香港开奖结果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