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香港开奖结果记录|六开彩开奖结果记录
福建商会信息联盟

近代温州第一个知识群体的生成及其贡献

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8-11-12 03:26:02

? ? ? ?[摘 ? 要] ?晚清在瑞安形成的诒善祠塾师生群体,是近代温州第一个知识群体。他们志同道合,进行了寻找自强思想资源的瑞安行动。这一知识群体有其生成的时代背景和文化土壤,有主帅、主将及其他成员,作出过重大贡献。

? ? ? ?[关键词]?诒善祠塾;孙衣言;孙锵鸣;知识群体

光绪五年(1879年),孙衣言65岁,称病致仕,回到家乡瑞安,潜心研究学术,寻找自强思想资源,?#22312;?#21892;祠塾为平台,“聚乡里英才而讲授之”。与其弟孙锵鸣一起,经营多年,培育了一大批经世之才,师生志同道合,凝聚一体,形成了近代温州第一个知识群体,即诒善祠塾师生群体。本文论述这一知识群体生成的时代背景和文化土壤,主帅、主将及其他成员,主要业绩和重大贡献。

一、知识群体生成的时代背景和文化土壤

1.时代背景

当时面临内忧外患的中国,正在进行变法自强,逐渐推进近代史上的近代化建设或现代化建设。中国近代化的启动,始于1860年的“洋务运动”。这可从“同治?#34892;恕?#35828;起。曾国藩以镇压太平天国、举办洋务事业而为清政府所重用,被誉为“?#34892;?#31532;一名臣”。当时兴办洋务的,也主张经世致用。曾国藩认为:“欲求自强之道,总以修政事、求贤才为急务。”

从曾国藩、李鸿章到张之洞、袁世凯,以洋务,求富强,重经世,需变法。其进程,有“新政”“新军”“新学”三个关键词。自1901年起,晚清朝廷实行“新政?#20445;?#25152;实施的改革推进了政治革命,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传统“中学”适应社会变迁,推进文化转型,近代“新学”兴起。新学的创建,构成了社会变革的根本。

“新政”即晚清改革,其纲领性文件是张之洞、刘坤一一起?#29486;?#30340;《江楚会奏变法三折》,得到朝廷采纳,作为指导性改革方案。“为政之道,首在得人。”兴办近代学堂,鼓励出国留学,废除科举制度,编练新式军队,振兴工商实业。1906年又预备立宪,改革地方官制,推行地方自治,1908年8月27日,推出中国近代第一部宪法《钦定宪法大纲》,宣布:臣民享有言论、著作、出版、集会、结社、财产居住和人身等自由和诉讼权利,以及依法定资格担任文武官员和议员的权利。光绪、慈禧死后,宣统年间,改革没有中断,继续深化。成立谘议局,继续推进地方自治,教育改革、军事改革更?#30001;?#20837;,实行新经济政策,加快中国铁路建设。

其间,京城清议与地方?#21487;?#30340;活动交织互动。这个地方?#21487;?#30340;活动主要集中于上海、温州等沿海地区。孙衣言是曾国藩的手下,也寻找自强思想资源,在家乡瑞安将行动不断深化。而后清流人士黄绍箕(1854—1908年),是张之洞身边的人,为? 其幕僚之一,是温州、瑞安与京城互动的又一位关键?#23435;鎩?/span>

后来参与《江楚会奏变法三折》起草人之一的黄绍箕,通过回乡和书信,不断将朝廷的新信息、新动向反馈到家乡瑞安,并进行晚清改革前的探索性实践。1895年农历三月,侍?#25913;?#24402;,至上海,与张?#39304;?#27754;?#30340;?#31561;组织强学会上海支部,至仲秋,回到家乡,其弟黄绍第也回乡,集合众人发起,于1896年在瑞安创立学计馆,积极兴办新式学堂。1897年瑞安多?#24605;?#20837;上海务农会,当年冬,在瑞安成立务农分会。1898年黄绍箕将?#24230;?#23398;篇》初版寄赠孙诒让,孙诒让阅后,“有?#22987;?#21313;三条”[1]。朝廷变法议兴,中枢颁发咸丰年间冯桂芬撰写的《校邠庐抗议》,令官员签注得失,军机处?#26159;?9件,光绪仅选中张之洞、刘坤一、黄绍箕?#26159;?#30340;8件,留备省览,余皆发还。1898年黄绍箕、黄绍第还写信给浙江藩司恽祖翼,请转浙江陈巡抚并商请两浙盐运使,在温郡盐局近年增解项下拨款,补助瑞安学计馆费用。1899年农历五月初九,黄体芳逝世于瑞安。五月初十日,?#24418;?#30693;悉黄体芳病逝的张之洞致电黄绍箕,请偕尊大人来湖北,主讲鄂省自强学堂,或入署办笔墨,岁修均千二百金,另给零用。农历五月二十三日,张之洞致电黄绍箕,并汇三百金,以助丧葬。时黄绍箕已回到家乡。1902年1月10日,为推行变法新政,张之洞推荐人才伍廷芳、黄绍箕、王先谦、缪荃孙、沈曾?#30149;?#38472;宝琛等12人。农历正月,两江、湖广会设江楚编译局,张之洞?#24551;?#40644;绍箕、缪荃孙为总纂,罗振玉为副总纂。1904年7月24日,张之洞致电黄绍箕,代为请孙诒让到武昌,任存古学堂监督。1907年8月28日,再次致电请孙诒让为存古学堂总教。1905年张之洞立其父张锳墓神道碑,由黄绍箕书写。1907年1月6日,奉上谕,黄绍箕悉心筹划办理兴建曲阜学堂。1908年1月26日,黄绍箕病逝,张之洞题挽联:青蓝教泽留江?#28023;?#29983;死交情痛纪群。黄绍箕撰写了我国第一部《中国教育史》,对中国教育史学科的建立,有开创之功。

2.文化土壤

瑞安,曾经是12、13世纪之交南宋永嘉学派最为活跃的地方,后?#20174;?#26159;19、20世纪之交永嘉学派重振复兴的?#34892;摹?00年前,南宋永嘉学派在瑞安繁荣,陈傅良、蔡幼学、叶?#23454;?#19968;批学者讲学、著述,重文兴学育才,推进学术创新,形成了温州学术文化史上的一个高峰。后来,由于晚清孙衣言、孙锵鸣、孙诒让的不遗余力,使得中断600年的永嘉学派得以复活重光,瑞安是复兴之地。

面对?#25214;?#28145;重的内忧外患,孙衣言将学术视为乡邦之大事。他以重振永嘉学术为己任,在全国各地四处征访乡先生遗著,借阅抄写,恣意购求,多本互校,从南京到瑞安,与兄弟、儿子、朋友一起,坚持了10多年,整理编辑刊刻?#38431;兰未?#20070;》,共15种253卷,带动了近代温州乡邦文献的整理、刊印和研究,从此促成了温州学术文化史上的又一个高峰[2]1-4。因此,宋恕说:“永嘉之学,陈叶其尤。人亡绪坠,七百春秋。天遣先生,崛起?#20869;睢?#34920;章遗书,文与之侔。”[3]237

近代瑞安,“新学”发展较快,实业得以推进,成为文明高地。100多年来,瑞安走在近代史上推进现代化建设实践的前列。学界一般将晚清称为近代前期,将民国38年称为近代后期。从文明布局看,温州北有名胜雁荡山,西有耕读楠溪江,东有人文永嘉场,南有晚清玉海楼。温瑞塘河是温州地区的中轴线,连?#24188;?#20004;个文明高地:一头在永嘉,另一端则在瑞安。近代中国,沿海?#25214;?#25104;为促进内陆变革的重要因素。

如晚清新式学堂,120年前首先在瑞安兴办。孙诒让认为:“学计馆之开,专治算学,以为致用之本。”所以,先在瑞安创办算学书院,改名学计馆。学计馆毕业的学生后来为瑞安县志局选用,以新法测绘全县55都地图。1896年项芳兰在瑞安创办方言馆,是浙江省最早的外国语学校,瑞安籍的留学生差不多“尽出其间”。辛亥革命前温州地区外出的留学生总数中,瑞安人数最多,占近四成。《清代学者象传》收入温州地区的学者4人,都是瑞安人,如果将晚年定居瑞安城的青田人?#22235;?#22269;瑚也算在内的话,则有5人。20世纪中华书局出版的《十三经清人注疏系?#20889;?#20070;》,其中有2种是瑞安人的著述。近代瑞安人,兴办实业,发?#26500;?#21830;,在温州办报,引进石印技术,最早使?#20204;?#23383;排版印刷,等等。《温州市志》(1988年版)收入近现代?#23435;?#20013;,瑞安籍?#23435;?#32422;占1/4。2013—2016年,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的《第三批浙江省珍贵古籍名录》中,属温州的珍贵古籍名录有70多部,八成是瑞安人的著作或原藏于瑞安。近代温州地区的知识群体,第一个、第二个,乃至第三个,基本上都是由瑞安人组成。第二个知识群体是陈虬为核心的利济医人群体,也以瑞安城为?#34892;模?#21521;全国辐射。陈虬等创办利济医院,采用的《利济教经》被认为是“近代中国知识分子自编的最早的新式教科书”[4]。《利济学堂报》是中国最早的高校科技学报,利济培养的数十位医师,成为近代温州新式医学的带头人。第三个知识群体以陈黻宸为首,他们在上海创办的《新世界学报》,是中国最早的纯学术期刊,“与其他一些多刊载译著的学术刊物不一样,《新世界学报》所刊载的几乎全是自著的、且具有相当高水平的学术论著。”[5] 这一知识群体中的大部分人,后来转入?#26412;?#22823;学,成为胡适先生眼中的“北大的温州学派”。

二、知识群体的主帅、主将及其他成员

这一知识群体的主帅、主将是孙衣言和孙锵鸣。

孙衣言(1815—1894年),是连接曾国藩到张之洞与家乡瑞安互动的轴心?#23435;鎩?#20182;生长在瑞安,考中举人后,又考取国子监教习,教授琉球学生,36岁时考中进士,先在朝廷任职,编书和教授惠亲王诸子读书。1858年任安徽安庆知府,战乱中,请假回乡。1863年按曾国藩之令,代理庐凤颍兵备道,?#25991;輳?#22240;母亲病逝回家守制,不久,应邀主讲于杭州紫阳书院,兼任浙江官书局总办。后来的10年中,?#32676;?#25285;任江宁布政使、江宁盐巡道、安徽按察使、湖北布政使。65岁时,朝廷任命他为太仆寺卿,他不赴任,回了瑞安老家,并把精力用于诒善祠塾培养人才上。1880年修订《诒善祠塾课约》。孙衣言的许多做法,深受曾国藩的影响。宋恕说:“当是时,孙太仆归田,提倡乡哲薛、郑、陈、叶之学,设诒善祠塾,以馆英少。”[3]453 1888年在瑞安建造玉海藏书楼,也?#22312;?#21892;祠塾学生开放。1893年黄体芳在为孙衣言79岁祝寿时说:“比年吾乡?#23480;?#22763;习胜于往时,人知向学,盖皆吾师倡导之力。”[6]他的一生,致力于从温州文化遗产中寻找自强思想资源,推进家乡的文化建设和经世人才的培养,搜集乡邦文献,留存了玉海楼藏书等一?#21490;?#21402;的文化遗产,其藏书和遗稿有10多种被列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。

孙锵鸣(1817—1901年),是晚清教育家、史学家,也是温州文化遗产最重要的守护人之一。他25岁考中进士,官广西学政,48岁以?#21592;?#31821;事罢官,宋恕说他是“为民请命?#20445;?#34987;“勒令休致?#20445;院?#30340;30多年,?#32676;?#20219;教于苏州、南京、上海、温州各书院。他的一生,有几件事,值得一说。一是道光二十七年(1847年),当考试官,李鸿章、沈葆桢出其门下。二是奉命在本地办民团,与金钱会相斗,潘?#36153;?#19979;祖居被焚。三是培育一大批人才。门下著录数千人,其中最著名的有宋恕、杨晨、周珑、黄绍箕、洪炳文等。四是整理和研究地方文献,撰写《东瓯大事记》《东嘉诗话》,撰写周行己、陈傅良的年?#31069;?#20027;持整理并刊刻孙希旦著作《礼记集解》,从家谱中抄录宋代温州人著作《开禧德安守城录》,抄?#27982;?#20195;温州人著作《鹤泉集》,保存了一大批乡邦文献。在寻找自强思想资源的瑞安行动中,他与孙衣言是最亲密的同伴。1902年宋恕《外舅孙?#20809;?#24072;学行略述》对孙锵鸣的学问与品行做了简明概述。

这一知识群体的其他成员,陆续聚集的地点为瑞安县城的诒善祠塾。

1875年孙衣言营造新居于瑞安?#28508;保?#21495;劭屿寓庐,时诒善书塾?#30740;?#21150;。孙衣言《诒善堂匾跋》对“诒善”二字有解释:“求其大要,不过忠厚朴俭,不专利,不倚势,安分守法,而子弟务令勤苦读书,则所以为善能自得之?#21360;!?sup>[2]3这一知识群体相继集聚在孙衣言、孙锵鸣兄弟周围,在孙衣言回到瑞安后的第二年便形成一定的规模。1880年孙衣言重新修订《诒善祠塾课约》,并悉心加以经营,以“务求知古如君举(陈傅良),?#35748;?#33021;文似水心(叶适)”为办学理念,将叶适文集、陈傅良文集作为学生首选必读书本,还要求读薛季宣、王十朋和周行己等乡先生的文集。

诒善祠塾兴办10多年,相继培养人才颇多。除孙诒让、杨晨是自小随从孙衣言读书外,后来主要有宋恕、项芳兰、项方蒨、胡调元、周珑、周拱藻、周焕枢、周恩煦、周恩錡等,早期学生有林用霖、金鸣昌、章楷等,?#32676;?#26377;数十人。胡珠生从清末硃卷还补充了徐定超、陈虬等多人。黄体?#23478;?#35828;自己?#26377;?#23601;跟随孙衣言读书。黄绍箕、王岳崧、洪炳文也曾经师从孙锵鸣。这些人构成这一知识群体的主要成员。师生之间有共同的志向,知识群体的凝聚力也较强。

孙诒让(1848—1908年),8岁时,其父孙衣言就以《周礼?#26041;?#23548;他。孙衣言在南京任职时,?#32844;?#23385;诒让带在身边,让他结交了当时的一批著名学者,后?#20174;?#25351;导他编撰《温州经籍志》。如果说孙衣言注重的是温州学术的传承与创新,那么孙诒让就不止于此。他随父亲走出偏于海隅的瑞安,遍结天下名士,广交海内鸿儒,卷入了清同治、光绪时期的学术核心圈,尽管他按照父亲的要求也致力?#35794;?#32386;《温州经籍志》,也力助戴?#20307;?#32534;辑《东瓯金石志》,但并没有局限或牵拘于瑞安或温州。孙诒让治学,有家学渊源,但他请益多师,没有门户之见,他的经学研究以《周礼正义》为最,他的《墨子间诂》则集晚清墨学之大成。又由于经学研究离不开语言文字学,而撰有《契文举例》《古籀拾遗》《名原》等著作。在其父双眼几乎失明的晚年,他继续父?#37096;?#21019;的事业,在家乡兴办新式学校,提倡发展实业。

杨晨(1845—1922年),字定旉,又为定孚,黄?#34915;?#26725;人。孙诒让从妹?#39053;?#23385;锵鸣女婿。曾两度师从孙衣言。光绪三年(1877年)进士,授翰林院庶吉士,国史馆协修、编修。升御史,历任山东道监察御史、工部给事中、刑部掌印?#35789;?#20013;等职。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母卒,辞官归乡。创办越东?#25191;?#20844;司,开创台州航运业,以永宁号?#25191;?#33322;行于台甬间,1908年兼航温州。著有《?#32554;?#22530;文稿》四卷、《?#32554;?#22530;诗稿》二卷、《三国会要》等,编辑《台州丛书乙集》等多种。1914年杨晨《湖墅倡和集》由瑞安广明印书局石印。

宋恕(1862—1910年),平阳人,孙衣言、孙锵鸣的学生,后来成为孙锵鸣的女婿,移居瑞安并去世于此。在诒善祠塾读书中成长,现存宋恕早年就读于诒善祠塾的多册课作有老师孙衣言、孙锵鸣的许多圈点和批语。他主张设议院、?#24418;?#24459;、办西学,易西服,批?#39304;?#22827;为妻纲?#20445;?#23459;传?#20061;?#35299;放,是中国近代思想史上十分值得研究的思想家。

项芳兰(1859—1909年),又名崧,字申甫,瑞安南堤人。在诒善祠塾学习期间,孙衣言赞其文?#36299;?#25972;有体要”。他在家乡兴办新式学堂,1896年创办的方言馆,是近代浙江最早的外国语学校。他曾任瑞安公立县中学堂副总理,1908年孙诒让逝世后由他接任浙江教育会会长。

项方蒨(生卒年不详),号葱畦,项霁的长孙,项骧的大伯。光绪十六年(1890年)岁贡。师从孙衣言学桐城文章义法,著有?#27934;?#30054;文稿》一卷(温州?#22411;?#20070;馆存有玉海楼抄本)和《七政四馀命学》(宣统元年刊刻本)。

胡调元(1858—1927年),字蓉村,又为榕村,瑞安人,胡玠从子。光绪十七年(1891年)中举人,二十一年进士,曾任金?#22330;?#23453;山知县。著有《补学斋诗钞、文钞》(1913年刊刻发行),另有《补学斋梓馀吟草》二卷、《补学斋联语》二卷(今存钞本)。

周珑(1859—1895年),?#26893;?#40857;,瑞安人。宋恕的三连襟。善书法,尤以篆书扬名。出使英国随员,病逝于英国伦敦?#26500;藎?#24180;三十七。宋恕、孙诒让等题有挽联。

周拱藻(生卒年不详),字仲龙,周珑弟,瑞安人。光绪十四年(1888年)举人,曾任山东学务处文案。善篆籀。

周焕枢(? —1899年),字丽辰,号欠泉,后改名观,泰顺人。约1883年在诒善祠塾,师从孙衣言,与宋恕同学。1893年致宋恕函曾回忆说:“焕枢十年前游于瑞安孙太仆师之门,于时同学多翩翩英才。”宋恕写成?#35835;?#25995;卑议》初稿六十四章,1893年曾给周焕枢阅读。周焕枢回复说:“大著《卑议》六十四章,伟然经世之儒,可师?#30149;!?/span>

周恩煦(? —1902年),字晓芙,泰顺人。师从孙衣言、孙锵鸣、黄体芳,光绪十一年(1885年)拔贡,官江苏直州州?#23567;?#21518;隐居南京冶山八年,撰《九经通义》,稿未成而病逝。其弟周恩湛、周恩錡与其?#21448;?#32461;徽辑编遗留的诗文为《晚华居遗集》七卷,影印收入《清代诗文集汇编》。

周恩錡(1875—1934年),字季兰,泰顺人,周恩煦弟。诒善祠塾学生。光绪年间副贡。精通文史,曾受聘为浙江省考官。

王岳崧(1847—1924年),号啸牧,瑞安人。孙锵鸣的学生。同治十二年(1873年)举人,光绪六年(1880年)?#28304;?#25361;二等授开化训导。曾乡居授徒。光绪十五年(1889年)考中进士,初摄安徽潜山,后历署望江、蒙城、霍丘知县。1903年清政府设立商部,鼓励各地商人组织商会发展商业,继瑞安商会8月开办后,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10月,王岳崧被推举为温州府商务分会首任总理,?#25991;?#27491;月廿二日获得农工商部批准。

洪炳文(生卒年不详),在其师孙锵鸣七十寿、八十寿辰时,都有庆贺诗文,载《花信楼文选》(浙江省图书馆藏有稿本)。

林用霖(1816—1886年),字亨?#31119;?#27888;顺人,?#36880;?#20043;子。曾官?#35745;值?#21490;,著有《望?#35762;?#22530;诗续》,继续父亲编纂未完的泰顺地方志书《分疆录》十三卷。

金鸣昌(1849—1913年),号稚莲,后易名金晦,号遯斋,瑞安林垟人。诒善祠塾学生。入县学科考,常居榜首,与黄绍箕、孙诒燕同时?#34892;?#25165;,被誉为“庠中三君”。好读戴望《颜氏学记》。参?#24551;?#24535;社,尝著《治平述略》。光绪十四年应杨镜清之邀,受聘往平阳江南白沙乡授徒,后?#24179;?#20110;金乡狮山书院,刘绍宽、黄庆澄、鲍铭书等是他的学生。在林垟,奖掖后进,提携金?#23578;?#37329;慎之等。光绪十七年后,移居平阳县城东门,与人合资创办叔和?#19995;埃?#20197;卖浆自晦”。金鸣昌是将诒善祠塾学风南传至平阳江南的主要?#23435;鎩?/span>

章楷(1842—1918年),号?#21490;螅?#38738;田人。同治九年(1870年)举人,历任山东省府秘书、青?#38197;?#25945;谕等职。光绪元年(1875年)受聘编纂《青?#38197;?#24535;》,为主要编纂人之一。

三、知识群体作出的重大贡献

1.复活振兴永嘉学派,编辑刊刻?#38431;兰未?#20070;》

孙衣言模仿其师曾国藩,寻找自强之策,?#24310;?#22025;学派看作自强思想资源之一。他在自己后半辈子的40年中,校勘刊刻了薛季宣《浪语集》、陈傅良《止斋集》、叶适?#31471;?#24515;集》等10部宋代温州著作。如把黄体?#21450;?#29031;他老师孙衣言的意思刊刻叶适的著作?#26029;?#23398;记言》算在内的话,?#24067;?6种300多卷。又历经18年,他编辑《瓯海轶闻》,成近百万字的巨著,梳理永嘉学术主线,又编成?#38431;?#22025;集》内外编74卷。孙锵鸣、孙诒让等也一起努力,他们做了大量的乡邦文献的保存和整理工作。孙锵鸣撰写或保存、整理的地方文献,已被列入浙江省人民政府发文公布的《第三批浙江省珍贵古籍名录》中的有10部。诒善祠塾师生群体的相当部分人,都重视并参与乡邦文献的整理与研究。近代瑞安家庭藏书的风气自此形成。

时宋恕?#28304;?#20030;为“天荒首破,曙光?#27515;础?sup>[3]467,“于是温人始复知有永嘉之学”[3]325。这一努力,使?#20204;?#22495;遗产转变为活的文化,也?#23478;?#20102;民国时期温州地区的三次乡邦文献的整理、刊印与研究,为后永嘉学派的生成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,对近代中国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。客观上说,他们是在近代的新时期,重估旧文明,试?#21363;?#20256;统文化中发明现代性,发现新文化,寻找现代性的本土基因,寻找自强思想资源,以振兴永嘉学派而进行现代性建构。

2.参与设计晚清改革方案

参与设计晚清改革方?#31119;?#38500;黄绍箕外,还有陈虬、宋恕、黄庆澄、洪炳文,?#38498;?#21017;有孙诒让。他们从寻找自强思想资源,发展到?#33268;?#21464;法自强,设计达得如何求富的途径。

陈虬于1893年刊刻《治平通议》。该书共?#21496;恚?#21253;括《经世博议》四卷,《救时要议》《东游条议》《治平三议》《蛰庐文略》各一卷。其书名“治平?#20445;?#21363;“治国平天下”的略语。该书是最早明确主张全面变法的一部论著。他认为欲图自强首必变法。主张变法维新是该书的主题。他提出变法改制的各项对策,如“开新埠”“广商务”“兴地利”等“富策”14项,“开铁路”?#23433;?#30563;抚”“弛女足”等“强策”16项,“开议院”“广言路”“培人才”等“治策”16项,形成了比?#36132;?#25972;的改革方案。他在政治上提出“以西卫中?#20445;?#20027;张借用西方议院模式;在经济上采用西方专利制度鼓励发明创造,仿效西方成立股份公司;在教育文化上主张废科举,改?#23478;?#23398;、西学、国学、史学、古学等,主张创办新学,以培育人才。该书还?#28304;?#32479;法律的改革发表意见,见解独到,尤其是其废除死刑的议论,为中国法律思想史上所首见。10年后,乐清刘之屏认为,《治平通议》熔铸今古,贯穿中外,开中国变法之?#32676;?sup>[7]。

宋恕于1892年撰写初稿、1897年刊刻?#35835;?#25995;卑议》。该书四篇,前两篇“指病?#20445;?#25256;击当时社会、制?#32676;?#23398;术的弊病;后两篇“拟方?#20445;?#25552;出变法的建议主张和?#27835;?#21464;法的基础条件。宋恕主张改变教育制度,“取法日本?#20445;?#24320;办新式学校,倡导社会教育;先振兴古学,强调民间开办报馆、办学会;改革政治制度,并提出具体的改革方?#31119;?#22312;法律改革方面,废除一?#34892;?#35759;逼供,解放?#20061;?#23130;姻双方当事人应亲自签署婚书。宋恕认为变法先要?#26696;?#24459;?#20445;?#26356;改法律是维新变法的前提条件,并提出具体的法律改革内容。其目的是要变君主与官吏的天下为人民百姓安居乐业、各得其所的天下。宋恕对政治改革的建议具有理论深度,对程朱理学的批判尤为激烈。该书?#21592;?#27861;维新运动的开展具有一定的影响。

黄庆澄是金晦的学生,1889年任教于上海?#24223;?#20070;院,1891年在安徽潜?#36739;厝文?#20698;,1893年到日?#31350;?#23519;,第二年刊刻《东游日记》。他认为要学习吸收西方的先进政治制?#32676;?#31185;学技术,“?#21592;?#20043;长补吾之短?#20445;?#20294;师彼之法,而不师彼之意”。他于1895年刊刻《湖上答?#30465;?sup>③,提出“救时之法?#20445;?#38416;明“理财之法”。

洪炳文于1896年?#21592;?#27861;自强有设计。《花信楼文选》卷三有《富国强兵论》,又有《自强之道?#38498;?#32773;为先论》、《正人心储人材策》《温郡土产如何兴办》《温州海防议》等。洪炳文?#33268;?#21464;法自强,能结合温州地区的实?#26159;?#20917;来?#25945;郑?#38590;能可贵。惜该书的刊刻传播情况未获悉。

光绪二十六年(1901年)十二月初十日,朝廷下诏,将变法自强,广求众议,限两个月内。盛宣怀托费念慈,请孙诒让撰写条陈。孙诒让以《周礼》为纲,西政为目,旬日之间,草成《变法条议》四十篇,提出改革主张。第二年,该文稿由瑞安普通学堂刊行,名《周礼政要》。该稿本今藏在南京图书馆,列入《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,名?#24049;?#20026;01338。该书认为,“数十年来,中外交涉之事,首在通商?#20445;?#32780;要振兴中国商务,应“立商部,以执商务之总?#20445;?#24182;“于各行省及商?#28023;?#24191;开商务学堂?#20445;案?#24191;开商务报馆,译西国商务有用之书,究西国商人习用之语言文字,以开其智而精其术”。实行新政的朝廷,也在两年后(1903年4月)宣称“通商惠工,为古今经国之要政?#20445;?#20197;?#26696;?#27665;财而培邦本?#20445;?#21629;令尽快制定商律,并于当年9月宣布设立商部,并将商部作为朝廷振兴实业的总机关,?#26500;?#21169;和支持国内商人设立商会组织。在温州地区,瑞安最早(1905年8月)成立商会,孙诒让出任总理。雪克在《大戴礼记?#20063;埂?#28857;校中指出,在书中,无论作者扩大民权、限制君权、改变君主臣奴的主张,还是对照西制,一再赞扬西国“其制极精密”“工艺之巧冠绝五洲?#20445;?#36827;而要求“极宜仿西法?#20445;?#33707;不表明作者崇?#24418;?#26041;新政和新政所带来的科学技术的成就。在孙诒让看来,新政虽出西方,但证以《周礼》一经,“吾二千年前之旧政已发其?#24661;?#20102;。在这里,崇?#24418;?#26041;新政与发扬光大周制之精粹统一起来,这正是孙诒让托古改制思想的一种体现。由于书中所陈,皆当时国人所关注的变革社会富国强民的施政大事,又能切中时?#31069;?#29790;安初刻刊成后,上海各书局亦争相刊布,风行一时,影响深远,多获时人好?#39304;?sup>[8]

一个县城,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人,时间又是这?#19995;紓?#23601;开始参与设计、积极?#33268;?#21464;法自强、改革发展的方?#31119;?#36825;在中国十分罕见。其中原由之一不能不归因于诒善祠塾的教育。

3. 积极倡导兴办新式学校

孙诒让于1897年写给梁启超的信中说:“富强之原,在于兴学,其事深远,非一蹴所能几。”1899年又说“自强之原,莫先于兴学”。1896年这一知识群体发起创办瑞安学计馆和方言馆。1902年瑞安学计馆与方言馆合并为瑞安普通学堂,也即后来坚持至今的瑞安中学。1896年创办温州城区第一所小学堂。1896年传教士苏慧廉在温州城区创办艺文书院,1901年举行艺文新校舍建成后的开学典礼,新合并的瑞安学计馆和方言馆两馆师生远道前来参加。孙诒让认为,艺文学堂是用西洋文明开发温州地方的民智。1897年永嘉蚕学馆开办。1899年孙诒让与金晦等?#24605;?#36164;,在温州城区创办瑞平化学学堂,改诒善祠塾为校舍,1902年成立温州府学堂。

1904年刘绍宽到日?#31350;?#23519;学务,瑞安籍留日学生许燊在座谈会上提议温州、处州两府当会办学务。1905年温州、处州两府合设学务分处。1896—1905年温州、处州两府合作办学共85所,1906—1908年三年中办学达224所,处于浙江省前列。晚清温州创办新式学校,民间办学的积极性高于省内其他地区。仅1908年上半年平阳县就创办新式学堂50所,其中官立学堂仅1所。据《浙江教育官报》1911年第64期记载,以1910年浙江各县设立简易识字学塾情况看,当时要求大县办10所,中县办8所,小县办6所,全省各县应设立620所,实际设立1 057所,多设70%,其?#24418;?#24030;所属永嘉、瑞安、乐清、平阳、泰顺最为先进,应设44所,实际设立126所,多出186%[9]。温州地区兴办新式学校,走在了整个浙江省的前列。

4.推进新农业和工商实业的发展

这一知识群体于1897年实验和研究农学,1898年成立务农会瑞安支会,购买洋?#33050;?#20855;,采用西法,试种湖桑、?#22791;?#31561;,开展试验,走在当时我国的前列。1897年这一知识群体的主要骨干积极实验和研究农学。

1896年务农总会(也称上海农学会)在上海成立。1897年《农学报》创刊。从早期《农学报》可知,早期陆续加入上海农学会的有黄绍箕、洪炳文、伍恭寅、黄士芬、金启商、黄绍第、陈虬、刘秉彝等。光绪二十三年十二月,黄绍箕集合瑞安同仁,集资合力,集80股,一股银洋10元,订立章程52条,组织50多人,成立瑞安务农支会,系上海农学会的分会,会址在卓忠毅公祠内[10]。《农学报》第29册刊登黄绍箕《瑞安务农支会叙》,第33册刊登《瑞安务农支会请官立?#32434;鳌貳?#20182;们集?#26159;?#20803;作为股本,购地四十亩,托上海农学会代购湖桑八千株,种植栽培。黄绍箕被推举任会长,黄绍第为副会长,洪炳文为试验部部长兼主采访,孙诒让为研究部部长,项芳兰、周拱藻为总司收支,许黻宸、?#36335;丁?#29579;镜澄、林向藜为总司?#23435;瘛?#20182;们制定章程,并认为,“农学为富强之本,其?#35794;?#37009;尤为急务?#20445;?#27442;“摭西学之精微,培中华之地宝?#20445;?#27442;求富强,必以广兴农业为首务?#20445;?#25104;此美举,以惠地方”。其中,孙锵鸣的学生洪炳文根据采?#30431;?#24471;资?#24076;?#32534;写《瑞安农事述》《瑞安土产表》《瓯?#35762;?#36848;》《瓯浆志略》等,刊登在《农学报》1897年、1898年上。周拱藻对瑞安蔬菜瓜果也有所记述。

他们还支持和参与兴办矿务,尤其是倡议和推动新式?#25191;?#33322;行南北。1904年项湘藻、项崧等租用“湖广号”客货?#37073;?#34892;驶于瑞安与宁波之间。半年后,改为自购小轮航行于温州至瑞安的内?#21360;?#33267;1915年购汽船?#38498;?#34892;,公司改名“通济?#20445;?#36827;而创办瑞平内河汽轮运输公司及经营?#31245;平?#36718;渡。1926年,?#24535;?#33829;平阳至瑞安、鳌江的往返客运?#36739;摺?/span>

近代以来,由于瑞安人的努力奋斗,由此在温州地区逐渐形成了一种积极兴办新式学校、乐于接受外来的先进思潮、提倡和崇尚实业的社会风气,积淀为一种创业创新、致力于民生改善的区域文化。


[注 ? ?释]

??古籍10部为《孙氏世?#24403;懟貳?#28201;州?#29486;?#38901;编》《?#20809;?#26085;记》《吕氏春秋注补正》《礼记集解》《陈文节公年?#20303;貳?#19996;瓯郡县建置沿革考》《海日廔札记》《月泉诗派》《鹤阳谢氏家集》。

???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,?#35835;?#25995;卑议》由上海千顷堂活字排版印发。

???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,《湖上答?#30465;?#20026;温州咏古斋刊刻本。

[参 考 文 献]

[1]孙延钊.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年谱 [M].徐和?#28023;?#21608;立人,整理.上海: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,2003:287.

[2]洪振宁.“温州学”研究的先驱——纪念孙衣言先生诞辰200周年[J].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,2015(4).

[3]宋恕.宋恕集 [M].胡珠生,编.?#26412;?#20013;华书局,1993.

[4]熊月之.西学东渐与晚清社会 [M].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1994:666.

[5]汪林茂.从传统到近代:晚清浙江学术的转型 [M].?#26412;?#20013;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11:354.

[6]黄体芳.黄体?#25216;?[M].俞天舒,编.上海: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,2004:177.

[7]刘之屏.盗天庐集 [M].袁国唐,校注.?#26412;合?#35013;书局,2012:7-8.

[8]孙诒让.孙诒让全集·大戴礼记?#20063;梗和?#22235;种[M].许嘉璐,主编,雪克,点校.?#26412;?#20013;华书局,2010:8.

[9]浙江教育史 [M]. 张?#39053;?#20027;编.杭州:浙江教育出版社,2006:374-375.

? [10]孙延钊.孙延钊集 [M] .周立人,徐和?#28023;?#32534;.上海: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,2006:290-291.


[收稿日期]?2017-11-20

[作者简介]?洪振宁(1954—),?#26657;?#27993;江温州人,温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原副主席,兼职教授,主要从事温州人与温州文化研究.

[出版刊期]?2017年第4期(2017年12月25日出版)


本公众号主要推送《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》最新刊期目录、特色?#25913;?#19982;独家策划专题的学术成果和其他?#21028;?#25991;章,以及编辑部征稿、选题策划、学报活动、会议通知等学术信息。您可以针对有关内容发表评论、阐述观点,也可以直接提出意见、建议和要求。您的关注将会促进我们办刊水平的更快提升,推动学术交流的更?#30001;?#20837;,帮助我们更好地服务于广大读者。

添加关注方法

1.微信→发现→扫一扫,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;

2.微信→通讯录→添加朋友,搜索微信号“wzzyjsxyxb?#20445;?#36827;行关注;

3.微信→通讯录→添加朋?#36873;?#26597;找公众号,搜索?#24418;?#21517;“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?#20445;?#36827;行关注;

4.点击文章标题下蓝字“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”添加关注。

?#38431;?#20851;注,?#38431;?#20998;享到朋友圈、微信群或转发给好?#36873;?#38656;了解更多内容,还可到邮局订阅?#31350;?#25110;登?#24613;究?#23448;网(投稿平台)http://wzzyjsxy.paperopen.com和中国知网、万方数据库、重庆维普等网?#23613;?/span>

Copyright ? 福建商会信息联盟@2017
2018香港开奖结果记录